今天是 万年历
  
[返回旧版]
[加为收藏]
[设为首页]
 
网站首页 | 临清新闻 | 特别关注 | 图片报道 | 社会民生 | 科教文卫 | 视频新闻 | 临清文艺 | 媒体聚焦 投稿邮箱:lqxinwenwang@126.com
乡镇风采: 唐园镇 烟店镇 潘庄镇 八岔路镇 尚店镇 刘垓子镇 戴湾镇 魏湾镇 康庄镇 金郝庄镇 老赵庄镇 松林镇 新华办事处 青年办事处 先锋办事处 大辛庄办事处
  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临清文艺 > 2015年第四期 > 正文
抗日战争回忆录■姜德华
http://lq.lcxw.cn 2016-03-11 11:31:45  编辑:临清新闻网  阅读人次:

  诗坛泰斗臧克家在临清

  临清不仅出了张自忠和季羡林这壮丽的文武二星,还有臧克家、李苦禅等群英荟萃,使这座城市更加光辉夺目。

  临清,你这运河岸上的古城

  像一只飞鸿,我曾在你身边留影

  留影也留声。我的几百篇诗歌

  就在你这土地上产生……

  这是臧老晚年写的回顾他在临清的那一段征程。

  我爱郭堤这灵魂的乡土

  中国现代杰出的诗人臧克家,1905年出生于山东诸城,1925年在《语丝》上发表处女作,1927年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,并参加北伐。1930年以数学0分、语文98分的成绩,被闻一多先生破格录取,进入国立青岛大学学习,在校期间,曾得到闻一多、王统照的热情教诲与精心帮助。1933年他的第一部诗集《烙印》,在闻一多、王统照、卞之琳等每人资助20元的情况下得以出版。

  1934年他大学毕业,来到临清,在山东省立第11中学任教,直至1937年日军攻陷临清,他被迫离开临清,投笔从戎,上了前线,到第五战区正面战场,转战鄂豫皖近五年。

  臧克家先生在临清期间,曾写下数百首著名诗篇,并出版了《罪恶的黑手》、《自己的写照》、《运河》三部诗集。我们家和臧克家的交往,更多的是从我姐姐姜德贞那儿听来的。

  我爱郭堤这位灵魂的乡土,

  爱老年人的诙谐脱乐,

  爱小弟弟的腮边笑窝……

  后来才知道,臧老师写我农村老家郭堤村的诗,竟然把我的腮边笑窝也写进去了,这首诗后来选入《北国的孩子们》诗集。臧克家和我父亲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两位知识分子很谈得来,他们谈时局、谈诗、也谈历史。星期天不是他到郭堤来,就是我父亲进城到他那儿去。鲜桑葚下来,到行子里摘桑葚吃,更是一件极大的乐趣,他的《依旧是春天》:

  看春水那份柔情

  柳条撒开了长鞭

  东风留下燕子的歌

  碧草依旧直绿到塞边

  据说就是从郭堤春游回来后写的。

  臧老师在临清11中时,鼓励学生订《大众生活》、《水星》、《世界知识》、《小说月报》等进步刊物。当局曾经逮捕了进步学生,臧老师则四处奔走,营救被捕的学生出狱,为此,赢得了大家的赞誉。当然,他的更多的成就是培养了一批酷爱文学的弟子,我姐姐姜德贞就是他的得意门生。他亲自帮姐姐改诗,并推荐给当时的文艺刊物。记得,姐姐发表在《开明少年》上的第一首诗《冬的脸》,就是经臧老师推介发表的。秋天,姐姐捡了一枚红叶,送给臧老师,臧老师在上边题下:“你从野外捡来一个秋天”的名句。1937年后,臧老师离开临清,去了抗战前线,但他依旧关心鲁西北地区的抗战和当地的人和事。1938年范筑先将军在保卫聊城的战斗中,壮烈殉国。他写下了长诗《古树的花朵》,来怀念这位抗日英烈。临清籍的著名抗日名将张自忠牺牲后,他更是激动不已,写下《诗颂张自忠》的名篇:

  生命是脆弱的,

  死,并不是难事;

  但,若能像他死的这样,

  有声,有响,

  有光芒。

  谁有他这样,

  一副肝胆义气。

  更叫人激动。

  一腔的热血,

  化一道彩虹,

  耀眼放亮地,

  挂在历史的长空。

  我的启蒙恩师——臧克家

  1950年,青岛解放还不到一年,我就到了青岛,在这里开始了我读书求学的新生活。当时,没有什么书读,看到臧老师寄给姐姐的诗集:《烙印》、《泥土的歌》、《冬天》等,就爱不释手,反复读,有的甚至能背过,再加上姐姐讲臧克家的故事,就更加深了对这位诗人的印象。看着桌上一张臧老师的照片,他瘦俏的脸型、眼睛炯炯有神,照片背面还题写着“烦恼的网孔中青春漏走,生活给炼一身硬的骨头”的诗句。自此,我就想着我以后也要写诗,拜臧老师为师。臧老师真正成了我的启蒙恩师,几乎影响着我一生的创作。

  1937年,臧老师匆匆离开临清,临走时把两只木箱寄放在我们家,我只知道有一箱子书,还有一箱子衣服和鞋子。颠沛流离几十年,东西大部分失散,但一本闻一多先生蓋着自刻印记的《死水》却保存下来,后来寄给了臧老师。我记得失散的还有臧老师的《罪恶的黑手》原稿及王统照先生的《昭明文选》。闻一多先生的文房四宝,臧克家前妻王慧兰从海外捎来的一副油画,我至今仍保存着。

  1954年,我在北京读书,成了这位老师家的常客,因为我是学校创作组的组长,经常带着一帮爱诗的年轻人,造访这位大诗人。尽管我们学的是工科,但却有一颗爱诗的心。老师还亲自动手给我改诗,记得我有一首写农村生活的诗,其中一句是:从青蛙的叫声里我知道天气的好坏。诗句本身没有什么错误,但臧老师把“知道”两字,改成“听出”,变成“从青蛙的叫声里我听出天气的好坏”,一个动词,诗句大变样,天气是看出好坏,这里成了“听出”好坏,闪光的句子,真是“一字师”啊!类似的例子还很多,不管是在他原先住的芼管胡同7号,还是赵堂子胡同15号,我都去过,我们这种师生情谊,持续了半个多世纪,也还是在他的影响下,我终于下决心,弃工从文,成为一名专业的文艺工作者。我在海内外出版个人专著27部,其中像《冯梦龙幽黙故事百篇》、《楹联故事集锦》、《海峡两岸诗选》等都是老师给我题写的书名,我编的《楹联书法集锦》、《咸阳名胜诗词书法》等书,更是留下老师珍贵的墨宝。

  我的老师赵岚芳

  赵岚芳又名赵鹏 ,临清人,小个子,人很精明,日伪时期在行宫庙的模范小学教书,教三年级的国语课。因我父亲不愿我受奴化教育,一直不让我上学,在家读私塾的国学课本。后来,看着日本兵不走了,我已九岁时,才让我到模范小学插班读三年级。赵岚芳成为我的国语老师和班主任,听我姐姐姜德贞说,赵老师还是她的同学,又是妇女救国会的战友,多了这一层关系,我对赵老师特别尊敬,再加上我的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,特别是作文好,三年级就写了一首叫做《运动会》的新诗,深受赵老师的赏识,我成为赵老师的得意门生。我们这种很深的师生关系,一直延续了五十多年,解放后,她到北京钢铁学院当了工会主席,我还经常到北京去看望她。

  日伪时期,我并不知道赵老师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,只觉得她开通、进步,听她的课总有一些新鲜感。有位教体育的张老师,是国民党的地下工作者,喝醉了就大骂小日本,他和赵老师彼此称“同志”,以前还没听说过这个词。在我们班上,有同学调皮捣蛋犯了错,赵老师就让他坦白,端正态度,让同学们批评他,这些新颖的党内生活用语,都搬到我们这群十岁左右的小孩子中间来了,大家觉得新鲜,我经常问爸爸这些词作何解释。教日语的是县政府秘书的太太,她非常厉害,经常拿着教鞭抽学生,我们都很怕她,所以上日语课时,有许多学生旷课。早晨,大多学生背日语,以防挨打,赵老师知道后,就批评我们,早晨大好时光,要读国语,不要读日语。我们不知道她丈夫是谁,只知道她有一个女儿叫临生,赵老师经常带着她去河西看病,后来才知道,河西是八路军二纵四旅陈再道部队的驻扎地,她是借给临生看病为名,给八路军传送情报。

  大铁笼里的两只狮子

  在我们三年级的国语课文中,有一篇叫做《动物园》的新诗,前几句是这样写的:“大铁笼里躺着两只狮子,闭眼伸脚好像懒惰的猫,狮子,你们忘记从前的威风吗?何不大吼一声,把一切动物吓倒…….”赵老师讲解这篇课文时说:“大铁笼就是中国,两只狮子就是国民党和共产党……”讲解的真是别出心裁,同学们倍感新鲜、有趣。在当时沦陷区,日伪嚣张气焰异常高涨的时候,赵老师敢于面对现实,借一切机会,宣传抗日思想,足以可以看出她的智谋和胆略。同学们也更加尊敬和爱戴这位其貌不扬的小个子的赵老师了。当时日伪对教材的审核那么严,这样一篇有民族正义感的诗篇,竟然被通过,进了小学的课本,虽然诗写的比较隐晦,但毕竟混过了道道关卡,不是审核者有眼无珠,就是在审教材的人中,有咱们的“自己人”。

  赵老师被学校开除

  1945年初,我们敬爱的赵老师突然被学校开除,同学们感到很奇怪,大家议论纷纷,心里不服,你一句我一句地争吵着,说应该找校长讨个说法。具体谁去找校长,没一个人敢应承。有同学喊着:“叫姜德华去”,也有人喊着:“叫任逢元”,最后,我和任逢元同学作为全班的代表,硬着头皮去找杨校长啦。杨校长满脸麻子,很厉害,经常训学生,据说他还是国民党的地下党员。杨校长看着我们俩,慢条斯理地说:“谁叫你们来的?”我理直气壮地说:“是同学们派我们来的。”任逢元也补充说:“赵老师给我们教国语,教的最好,我们都愿听她的课·····”杨校长气急败坏地说:“开除她自有开除她的理由,你们小孩子家知道啥?快回去好好念书。”他三言两语敷衍了我们,同学们知道后,更加不满,有的同学甚至喊出来:“我们退学到武训念去。”武训小学是城里的第二所完全小学,同学们并未真的去武训念书。可是另一条消息很快在同学们中传开,赵老师在自己家里办起了私塾,欢迎同学们到她那里去上课。我和任逢元也没办退学手续,第二天就到赵老师家里去上课了。敢于这么做的只有十几名同学,占全班同学的四分之一。我们这么做,家长也不知道,只是每天背着书包到赵老师家里去上课。赵老师住的并不宽敞,也没有课桌,只是简单的用砖头支了几块木板,一共有十几个学生,但大家却听的很认真。因为私塾要交学费,我们不得不回家跟父母要钱。父母知道后,没责备我,默认了让我继续在赵老师家读私塾。这时,赵老师去河西给临生看病(实则是给八路军送情报)就更频繁了,经常没人来上课,我们只能在她家背课文。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社会上传说着模范小学的小孩罢课闹学潮了,退学到赵岚芳家读私塾了,公安局要抓人了。我母亲也听到了这样的消息,让我给赵老师捎话,让她先躲一躲,我暂时也不要到她家上学了。话还没捎过去,日本鬼子投降了,公安局抓人的阴谋也破了产。临清汉奸、军阀、游击队,群龙无首闹了半个多月。9月1日,临清宣告解放,八路军进了城,我们又回到学校读书,赵老师兴高采烈地在校门口迎接我们。我们看见学校门口贴着招生布告,下面署名校长赵鹏,就问赵老师校长赵鹏是谁啊?赵老师笑嘻嘻地说:“是我啊!”当知道赵老师又回到学校,并且当了学校的领导,我们别提有多高兴了,也就是从那时候起,我们知道赵老师除了赵岚芳外,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赵鹏。


 推荐新闻
·我市举办市级机关“慈心一日捐”活动仪
·我市组织收听收看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
·2017中国·临清(慈溪)轴承投资推介座
·全市一季度财税工作调度会议召开
·全市“大爱临清”众筹暨“慈心一日捐”
·何宪卓等市领导会见全国人大代表宛秋生
 图片新闻

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闭幕

习近平出席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

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在北京开幕

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宪法宣誓仪式
 特别关注 更多>>
·中国掀起“春季外交”热潮
·国务院关于修改和废止部分行政法规的决
·人员编制沉下去 效率能力提上来 上海
·深化之年走好深化之路:聚焦中国供给侧
·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激发社会
·中国民法总则诞生 开启“民法典时代”
中共临清市委宣传部主办 © 2007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
备案号:鲁ICP备090839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