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万年历
  
[返回旧版]
[加为收藏]
[设为首页]
 
网站首页 | 临清新闻 | 特别关注 | 图片报道 | 社会民生 | 科教文卫 | 视频新闻 | 临清文艺 | 媒体聚焦 投稿邮箱:lqxinwenwang@126.com
乡镇风采: 唐园镇 烟店镇 潘庄镇 八岔路镇 尚店镇 刘垓子镇 戴湾镇 魏湾镇 康庄镇 金郝庄镇 老赵庄镇 松林镇 新华办事处 青年办事处 先锋办事处 大辛庄办事处
  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临清文艺 > 2015年第四期 > 正文
魔术(外二篇)■李明芳
http://lq.lcxw.cn 2016-03-11 11:29:36  编辑:临清新闻网  阅读人次:

  有些人总是和别人不一样。

  克里斯·安吉尔,犹太人,美国的天才魔术师。有一天,他把一个玻璃水箱安置在时代广场上,然后,把自己安置进水箱中一个透明的窄小的玻璃柜中,那里面仅能容一个人立足。围观的人很多,隔着玻璃,人们很容易看清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。十几个小时过去了,站立的他看上去有些疲倦,忍不住打起了哈欠。在电视屏幕上,他的眼睛似乎变得越来越无神,那是一种困兽般的表情。我忽然觉得紧张,如果,如果万一他出不来,最终就会窒息而亡。然而,可能发生的事一点儿也没发生,忽然水中涌起了大量的气泡,他的身影看不见了。瞬间,他成功逃逸了,出现在对面的一个高台上。广场上一片欢呼声,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  这一时刻,面对屏幕,忽然产生出深深的幻觉,眼睛也会骗人,魔术可以把时间和空间分割开来。克里斯·安吉尔,这个天才的魔术师,总是创造视觉上的奇迹,或使用特殊的装置,或巧妙地掩盖住真实。先是设计一个个自戕似的绝境,然后再成功地脱身而去,引发全世界的恐慌和赞叹。我不知道,他究竟是喜欢掌声,还是更喜欢与幻想纠缠不清的那种刺激。

  不知什么原因,刚想看看后面是否有安吉尔的访谈,却突然停电了。瞬间,周围一片寂静,一切都暗下来了,在恍然中,看见墙上的镜框,有模糊的光影。我已隐匿,隐在黑暗里,隐在时光的这一刻中。我自己也仿佛成了一个魔术表演的成员。

  记得有人说过,世界上最成功的骗子就是魔术师。人们心甘情愿地受骗,并在被骗中获得精神享受。谁能说人的一生不是如此呢,人生也像一个箱子,也需要在窘境中一次次脱身么?那么,不知道从子宫中离开母体的时刻,是该欢欣还是忧伤,或者,一声声啼哭在表达欢欣的忧伤?所有生命都无法逃离死亡的结局,可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活着,哪怕生活再艰难,哪怕哭哭又笑笑,笑笑再哭哭。生命的乌托邦,延续着,并在一代代人身上生长。不能不说,上帝是最成功的魔术师,让我们在这世上自我表演,并陶醉于演出的快乐。目睹那一个个日日夜夜在什么地方消失,麻木却又安然,闭上眼睛一生便很快过去,我们像安吉尔一样暂时在一个叫时间的箱子里居住,与他不同的是,没有人自愿逃离。

  时光会有褶皱,时光里也会有大量的气泡涌出。寻找他的人,早已消失在莫名的深处,生命庞大的躯体,被时间穿了许多的洞。

  捉迷藏

  小时候,和弟弟捉迷藏,我故意拉灭灯,躲在蚊帐里面,小声说,不许开灯啊,你肯定找不到我。结果总是没有悬念,灯亮了,我很快被发现了。唯一的一次意外,是弟弟不屑于来找,在我拉灭灯以后,偷偷地出去玩,于是,我自己在无聊中睡着了。从小时的经验,我已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成不了魔术师,我没有超验的能力,无法把自己在一个普通的场所里藏起来,成为一个隐身人。

  捉迷藏是一种孩子们常常玩的游戏,在房子里,在草垛边,在花丛里,在校园里,在任何一个地方,只要有人提议,常常会一呼百应。躲避者蹑手蹑脚地躲藏,小心翼翼地寻找隐蔽处,藏身时屏住呼吸,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,被逮住时手忙脚乱、惊心动魄。找人者则惯会声东击西,一会儿喊:“喂,喂,别藏了,我看见你的鞋子露在外面啦!”过了一会儿又喊:“你动了,我看见你的头发啦!”常常会有上当的,身子稍微一动,就真的被发现,上钩了。逮住对手时则欢欣雀跃,一片哗声。有时双方还为了有人耍赖的事,吵得一塌糊涂,吵归吵,吵过之后,另一轮捉迷藏游戏开始,孩子们依然乐此不疲。

  想起孩提时代捉迷藏的游戏,不禁觉得有趣而滑稽。我曾想里面有什么隐喻,应该不只是儿童获得游戏的快乐,还有对自身一种特殊能力的期待。比如穿越的能力,怎么能穿越一堵墙而不被人发现,怎样变成一棵树,隐身于其中,不被人知觉。这种超能力,在《西游记》的孙悟空身上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可是孩子们即便没有这种法术,不管在游戏中扮演被捉者还是捉人者,无论在哪个年代,孩子们玩起来都那么兴致盎然。

  我从未看到几个成年人在一起提议玩捉迷藏游戏,如果有人这样提议,恐怕会被人嘲笑为幼稚或扮“萌”。成人更喜欢在政治游戏中上演各种法术,在权力的漩涡里捉迷藏,忽而上位,忽而藏身,忽而沉默,看上去像是童年游戏的另一种延续。

  捉迷藏有多少种捉法,真是很难说清。剧作家阿里·斯克斯伯格的电影《捉迷藏》竟然可以有五种不同的结尾,捉迷藏的道具和场景反复出现,音乐盒,猫,画,吊灯,艾米莉的房间窗户,玩具娃娃。艾米莉在自己的世界里,找不到童年。而心理分裂的大卫,时而变成查理,时而变回自己,他不知道自己是谁,自己同自己捉着一个恐怖的迷藏。

  艺术家达利说过:“我无法理解人竟然那么不会幻想。我一生中,事实上一直难于习惯我接近的在世上非常普遍的那些令我困惑的‘正常状态’。”所以,达利的所有画作都跟正常的世界在捉迷藏,钟表可以变软成流淌状,人腹部的器官可以若隐若现,嘴唇可以呈红色蜂窝状,牙齿可以成为一颗颗白色的珠子,船帆可以是一只只蝴蝶,头部的背影是一棵树,一个呈流淌状的女人拉着一只流淌状的小提琴,女人把海水当作被子……还有达利自己莫名其妙高高翘起的胡须,两端是两朵奇怪的花。最终,达利把自己的画作变成了另一个谜,现在存世的达利画作有75%都是仿制品,但许多仿制品上都有达利真的签名。据达利曾经的邻居说,达利自己雇人在伪造“达利”,因为他的晚年更需要金钱维持奢华的生活。这个喜欢标新立异的人,一会儿是行为艺术家,一会儿变成纯粹的商人,总是不停地跟世俗捉迷藏。

  从若干年前我便相信,文字也是捉迷藏的游戏之一种,怎么有趣,全在参与者自身的感受,可不得不承认,危险——总是逼近游戏者,捉着捉着,就会沉醉,找不到自己。

  语言

  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聋哑儿童,她在沙发上翻看一本图画书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,试图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,然而喉咙里出来的声音却仿佛被谁的手撕扯住了。她的母亲赶紧用手势询问她,原来她看到了一幅有趣的画,想要告诉我们她的欢喜,却说不明白,只好用焦急的神情,用手指着那幅画让我们看。她没有自己的声音,或者说,她的声音中没有语言的功能,于是,我们试着用手语倾听她。

  窗外,一个骑自行车路过的人在唱歌,那是几句变腔变调的流行歌曲,自行车的链盒哗啦啦地摩擦着,在响,很清脆的金属撞击声。我们听出了他的快乐和自在。语言像星星一样一颗一颗地若隐若现,仿佛伸出手,就能把它们接住。

  时光这样静好,那些滔滔不绝乃至鹦鹉学舌的光阴,都变轻了。想着年少时有多少话像水一样流出去,却没滋润出一棵草,一朵花。活到一定时候,自知收敛,话会越来越少。

  我的祖父就是一个惜话如金的人。每逢看人争吵,总是皱眉,听到夸夸其谈之语,便微笑,不着一词。他喜欢做,不喜欢说。词语住在一个离他比较远的地方,如同缔结了一个合约。我和词语之间有巨大的缝隙,我知道我住在词语的表面,而祖父住在词语的深处。

  那时候,流行尹相杰的歌,祖父看到他出现,就会笑容满面,一次用手指着电视屏幕对我说:“瞧,这小胖子,真喜庆!”一共八个字,尹相杰的特征跃然而出。我想了想,如果别人问我喜不喜欢某歌星,我用一百个字未必能说清缘由,所说也大多是陈词滥调。

  祖父患病,右手颤抖。我去看望时,握着他的手,祖父说,来了?我说嗯。我替祖父按摩胳膊,祖父摇了摇头,又点点头。过了许久,祖父说,走吧,好好过日子。那是祖父生前我见到的最后一面,对我说的最后几个字。当时未曾意会,许多年过去,偶然想起祖父那日说的九个字,却才悟到祖父在说什么。那日,祖父必是跟我告别,给我提个醒。“来了,走吧”,我小时在祖父身边长大,然后离开,祖父在我的生命里也是来了,又不得“走吧”,亲人是生命里的缘分,像树上的叶子,也会落回大地和泥土。“好好过日子”,该是慈悲对世,笃定坚持,珍惜岁月罢。

  祖父躺在坟墓里很多年了,青草在他身边摇曳,人间,并没有因他的不见而有所改变。唯一留下的是他恩赐给我的几个字,简约难懂。

  语言也是有脚的,它会走路,有时前面的会走到后面,后面的会走到前面,还有一些,走着走着就不见了。


 推荐新闻
·祁学兰督导检查路域环境提升工作
·李新阁到企业调研指导工作
·李新阁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
·韩德振随机抽查唐园镇企业安全生产
·王建鹏冯子峰等市领导实地督查城市环卫
·省安全生产督查组来我市检查指导工作
 图片新闻

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 李克强

我市学雷锋志愿服务工作推进会隆重

习近平通过人民网视频连线赤溪村

习近平来到新华社调研
 特别关注 更多>>
·食药监总局:网络食品监管办法有望上半
·习近平春节前夕赴江西看望干部群众
·中央一号文件连续13年聚焦三农 有哪些惠
·山东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
·山东省计划今年安排14亿元用于环境污染
·国务院新闻办发表《中国的核应急》白皮
中共临清市委宣传部主办 © 2007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
备案号:鲁ICP备09083931号